意念

    談到意念,也就是我們人的思維活動。在修煉界怎麼看待人的意念在大腦的思維活動?怎麼看人的思維(意念)的不同形式?是怎麼體現出來的?現代醫學研究人的大腦有很多問題還是很難解開的,因為不象我們身體表面的東西這麼容易。在深層,不同的空間都有不同的形式。但是也不象有些氣功師講的那樣。有些氣功師他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,他說不清楚。他認為自己的大腦一動,意念一產生就能做一些事情,他就說是他的思想做的,他的意念做的,其實根本不是他的意念做的。

    我們先講一講人的思維的來源,中國古代有一種說法:“心想”。為什麼講心想?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非常發達的,因為它直接針對人體、生命、宇宙這些東西去研究的。有的人确确實實地感到是心在想問題,而有的人感到是大腦在想問題。為什麼會出現這個情況呢?他講的心想也是有道理的,因為我們看常人的元神很小,人的大腦發出的真正信息不是人大腦本身起作用,不是大腦本身發出來的,而是人的元神發出來的。人的元神不是只停留在泥丸宮。道家所說的泥丸宮就是我們現代醫學上所認識到的松果體。如果元神在泥丸宮,那麼我們确實感到是大腦在思考問題,在發出信息;如果是在心,那麼确确實實感到是心在思考問題。

    人體是一個小宇宙,煉功人的許許多多生命體都可能產生一種換位作用。如果元神發生換位的時候,他跑到肚子上去,那麼會感到确實是肚子在想問題;如果元神跑到腿肚子、腳后跟上去,那麼就會感到是腿肚子、腳后跟在思考問題,保証是這樣,听起來很玄。在你修煉層次不太高時,你就會感到這種現象的存在。人的身體如果沒有他的元神,沒有他的脾氣、秉性、特性,沒有這些東西,就是一塊肉,他就不能是一個完整的、帶有獨立自我個性的人。那麼人的大腦起什麼作用呢?要叫我講,人的大腦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形式當中,它只是一個加工厂。真正的信息是元神發出的,但是他發出的不是語言,他發出的是一種宇宙的信息,代表著某種意思。我們大腦接受到這種指令之后,把它加工成我們現在的語言,這種表達形式。我們通過手勢、眼神、整個動作把它表達出來,大腦就起了這樣的作用。真正的指令、真正的思維是人的元神發出的。往往人們就認為是大腦直接的獨立作用,其實有的時候元神在心,有的人确實感覺到是心想。

    現在搞人體研究的人認為,人的大腦發出的是一種象電波這種形式的東西,實質發出的是什麼我們先不講,但他們承認它是一種物質存在,那麼也就不是迷信。發出的這種東西起什麼作用呢?有的氣功師講:我用意念搬運,用意念給你開天目,用意念給你治病等等。其實有些氣功師,他自己有什麼功能他全不知道,也不清楚。他只知道他想要做什麼事情一想就好使。其實就是他的意念在活動著,功能接受大腦意念控制,在意念指揮下具體做事,而他的意念本身并不能夠做任何事。一個煉功人具體做什麼事情的時候,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。

    功能是人體的潛能,隨著我們人類社會的發展,人的大腦思維越來越變得复雜,越來越看重現實,越來越依賴于所謂的現代化的工具,這樣,人的本能就越來越退化。道家講返本歸真,在修煉過程當中,你要求真,最后返本歸真,返回到你原始的本性上去,你才能夠顯露出你這些本能的。我們現在叫特异功能,其實都是人的本能。人類社會好象是進步了,其實是在向后退,离我們宇宙的特性越來越遠。那天我講張果老倒騎驢,可能不理解是啥意思。他發現向前走就是往后退,人离宇宙特性越來越遠。在宇宙的演化過程當中,特別是現在走入商品經濟大潮以后,許多人的道德相當敗坏,离宇宙真、善、忍的特性越來越遠,在常人中隨著潮流走下來的人們是感覺不到人類道德敗壞的程度的,所以有些人還覺得是好事,只有心性修煉上來的人回頭一看,才能認識到人類的道德敗坏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。

    有的氣功師講:我給你開發功能。開發什麼功能啊?他的功能沒有能量不好使,沒出來你能開發出來嗎?他的功能沒被他的能量加持成形的時候,你能把它開發出來嗎?根本就不行的。他所說的開發功能,只不過是把他已經形成的功能和你的大腦聯系起來,受你的大腦意念指揮而起作用,這就算他開發功能了,其實他沒給你開發什麼功能,只做了這麼一點事。

    對煉功人講,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;而作為一個常人來講,意念指揮著人的四肢、感官去做事,就象一個工厂的生產辦公室、厂長辦公室發出指令,具體各個職能部門各行其事。就象部隊的指揮部門一樣,司令部發出命令,指揮整個部隊去完成任務。我在外地辦班的時候和當地氣功研究會的領導經常談這個問題。他們覺得很吃惊:我們一直在研究人的思維有多大潛在能量、潛在意識。其實不是這樣的,他一上來就走偏了。我說搞人體科學,人的思維就得發生一種變革,不能用常人那種推理方法、認識問題的方法去認識那種超常的東西。

    談到意念,還有几種意念形式。比如說有人講潛意識、下意識、靈感、做夢等等。談到做夢,哪個氣功師也不願意去解釋它。因為當你降生的時候,在宇宙許多空間中都同時降生了一個你,和你是一個完整的一體,都發生著相互聯系,在思維上都有連帶關系。而你自己又有主元神、副元神,還有其它各種生命體那種形象在體內存在,每個細胞、五臟六腑都是你的形象信息在另外空間里那種存在形式,所以是非常复雜的。你做夢時一會儿這樣,一會儿那樣,到底是從哪來的呢?在醫學上,說是我們的大腦皮層發生了變化。這是表現在這個物質形式上的反應,其實它是受了另外空間那種信息的作用。所以你做夢的時候你感到稀里糊涂的,這都與你毫無關系,你也不用管它。有一種夢和你有直接關系,這種夢我們不能把它說成是夢。你的主意識,也就是主元神,在夢中夢到親人到了跟前;或者确确實實感受到一件事情;看到什麼東西或者做了什麼事情。那麼就是你的主元神真正地在另外空間里做了什麼事情,看到了什麼事情,也做了,意識清楚、真切,而這種事情确确實實是存在的,只不過是在另外的物質空間中,另外的時空當中去做的。你能把它說成是夢嗎?不是。你這邊的物質身體确實在睡覺,也只好說它是夢了,只有這 種夢對你是有直接關系的。

    談到人的靈感、下意識、潛意識之類的,我說這種名詞不是科學家起出來的,是文人根据常人中習慣的一種狀態起出來的名詞,它沒有科學性。人們指的潛意識到底是什麼?很難說清,很籠統,因為人的各種信息太复雜,好象一種隱隱約約的一點記憶。至于他所說的下意識,我們還好解釋。根据給下意識這種狀態下的定義,通常是指人稀里糊涂時做了一件事情,往往人們就說他是下意識干的,不是有意干的。這種下意識恰恰和我們所說的副意識是一樣的。因為人的主意識放松之后,沒有控制大腦的時候,稀里糊涂象睡著了,或者在睡夢中,在無意識的狀態下就容易被副意識,也就是副元神主宰。那個時候副意識就能夠做出一些事情,也就是說在你自己稀里糊涂狀態下做出來的。但是,往往做這些事情都不容易做坏,因為副意識在另外空間里能看到事物的本質,不受我們常人社會所迷。所以他做的事情,等明白過來一看:這個事情怎麼做得這麼坏,我明明白白時是不會這樣做的。可是,你現在說它不好,等十天半個月后回頭再一看:哎呀,這件事情做得這麼好!當時我怎麼做的這件事啊?往往會出現這個問題。因為副意識不管當時這件事起什麼作用,但是將來會起一個好作用。也有的事情沒有什麼后果,就是當時起作用, 那麼副意識去做了,可能當時就把這件事情做得非常好。

    還有一種形式,就是我們往往根基很好的人,容易受高級生命的控制所做的一些事情。當然那是另外一回事,這里不講,主要講我們人來源于自身的一種意識。

    至于說靈感,它也是文人起出的名詞。一般的人認為:靈感就是人在一生中知識的積累,在那一瞬間象火花一樣迸發出來。我說要按照唯物主義觀點看,人類一生中的知識積累,積累知識越多,人的大腦越用就越靈活。到用的時候,就應該源源不斷地出來,也就談不上什麼靈感問題了。凡是所稱得起靈感,或者是靈感來的時候,它不是這個狀態。往往是人在用腦的時候,用啊用啊,到最后覺得知識枯竭了,好象用不出來了;寫一篇文章到那儿下不去筆了;創作一首歌曲沒有思路了;搞一個科研項目搞不下去了。往往在這個時候累得青筋暴跳,煙頭扔了一地,憋得腦子生疼,也沒有想起來。最后都是什麼狀態下來的靈感呢?如累了的時候想:“算了,休息休息吧”。因為主意識控制大腦越厲害,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。他這一休息,他的思想一放松,不想它了,在這無意當中一下想起來了,從腦子里發出來。靈感大都是這麼來的。

    那麼為什麼這時來了靈感?因為人的大腦在主意識的控制下,越用腦的時候,他控制得越緊,副意識就越插不進來。他想得腦袋疼時,想不起來很難受的時候,那個副意識也是他身體的一部分,也是從娘胎里同時降生出來的,他也主宰身體的一部分,他也跟著難受,他也跟著腦袋痛,痛的夠嗆。而當主意識放松的時候,副意識就把他所知道的反應到大腦中,因為他在另外空間時可以看到事物的本質,這樣就搞出來了,寫出來了,創作出來了。

    有人講了:那我們就運用副意識。就象剛才有人寫條子說:怎麼跟副意識取得聯系?你聯系不了,因為你是個煉功剛剛起步,什麼本事都沒有的人,你還是別聯系,目的一定是執著。有的人可能想了:我們就運用副意識為我們多創造些价值,推動人類社會發展不行嗎?不行!為什麼呢?因為你的副意識知道的事情也是很有限的。空間之复雜,層次之多,這個宇宙的結构相當的复雜,他也只能知道他所在空間的東西,超出他所在空間的東西,他就不知道了。而且還有許多許多縱向層次不同的空間,人類的發展是高級生命在很高的層次中才能夠控制的,按照發展規律在進行著。

    我們常人社會是按照歷史規律在發展,你想怎麼發展,達到什麼目標,可是那個高級生命可不是這樣考慮的。古代的人,他們沒有想到今天的飛机、火車、自行車?我說也不一定想不到。因為歷史沒有發展到那一過程中去,他也創造不出來。表面上從我們這個常人習慣的理論認識,從現有的人類知識這一角度上去看,是因為人類的科學沒有達到那一程度,創造不出來。其實人類科學怎麼發展的,也是隨著歷史的安排在發展的,你人為地想達到某一目的,也是達到不了的。當然也有的人容易副意識起作用,有個作家講:我寫書一天可寫多少万字,一點儿不累,要想寫很快就寫出來了,別人看了還很好。為什麼會這樣呢?這是他的主意識、副意識參半作用的結果,他的副意識也能發揮一半作用。但不都是這樣,絕大多數的副意識根本不管,你想讓他做事,反倒不好,适得其反。